来自世界的新声音I

发表于 2015-10-21

21/10/2015 下午7:30 - 下午9:00

贺绿汀音乐厅

地图不可用

2015上海音乐学院国际电子音乐周系列音乐会
来自世界的新声音I
时间:2015年10月21日19时30分
地点:贺绿汀音乐厅

 

 

1.   当边缘不再平行(2013)——为钢琴与电子音乐而作

 

作曲:弗兰克•贝德罗希安
钢琴:威廉•拉卓米亚
音乐协助:克里斯托弗•莱布瑞通
委约:GRAME,SACEM(法国音乐作曲家及编曲家协会)
制作:GRAME,SACEM协助。2013年10月于美国首演,由FACE(法美文化交流协会)协助。

 

这部作品与其处理方式的特点是钢琴以两种方式准备:一种来自钢琴共鸣箱内的物体,一种来自电子处理(叠加电子与自然声、速度变化、电子与自然声的时间差、实时音效处理等)。最终目的是建立一台超级钢琴或扩展式钢琴,创造大量的音乐可能性。

事实上,人们将很难分辨声音来自乐器或扬声器。我们在钢琴家身后放置一至两个扬声器,并透过扬声器播放电子音效,将这种感觉进一步加强。这种方式能产生双重的混淆感,一种是物体上的模糊(透过广播处理),另一种是音乐上的模糊(声音清晰度和音乐范围)。

声音的模糊性将音乐导向一种充满诗意的环境。这是我首次在电子音乐作品中对自然声和电子音效进行这种处理。我并未将舞台分成两个音乐空间,也没有突出电子音乐和自然声之间的差异,而是透过两个媒体的结合,突显双方微妙的互动以及声学的想象。

 

2. 白色系列(2007)与黑色系列:惊悚(2006)——为钢琴与电子音乐而作

作曲:皮埃尔•乔得洛斯基
钢琴:威廉•拉卓米亚

 

「白色系列」是「系列」钢琴组曲中的一首。这部组曲始于2005年的「黑色系列」,由新奥尔良国际钢琴比赛委约。在组曲中,每个颜色都提供听众一个机会去检视音乐与影像的独特链接。影像可能是电影式,也可能是心灵式。它既是参照空间,也是写作的起点。

这部作品以多项写作原则为基础,带来一种无意义、机械式的世界感。作品改编自尚•乔诺于二次大战末出版的小说「Un Roi Sans Divertissement」(心无旁骛的国王)。这部小说曾被导演弗朗索瓦•莱特瑞尔翻拍成电影,描述人类出于无聊而引出许多荒诞与暴力的故事。

在数张照片中,白雪覆盖的地表围绕着灰色村庄与黑影,只有鲜血洒出时才为画面添增了几分红色,彷佛这是解决这些荒诞情况的唯一方式。音乐因此充满了明显的冷漠性格,同时带有简单的甜美。但随着层次不断迭加,每段持续的音响编织出渐强的线条,最后在过分中结束。

如同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的作品「异乡人」,尚•乔诺在集中营被发现时写作本书,表达人类对同理心的缺乏。我写这部作品以描绘冷酷的机械主义,机械主义的兴起代表人类感性的消失,以及对人性的逐渐侵蚀。

 

3. Foris——为大提琴与电子音乐而作(2012)

 

作曲:拉菲尔•桑铎
大提琴:阿尼•迪弗司

 

Foris一词源于拉丁文 “森林”,特指户外的、文明社会以外的、野蛮而未知的境地。作品一开始就用一束紧密结合并迅速运动发展的音群营造了一种游戏型的模式。作曲家用实时电子混音技术将作品中的声音变化进行融合,形成这一独特的听觉效果。

琴弓在系弦板上拉奏,营造出静态的音响,让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纯粹的声音环境中;然后,作品又将观众的注意力拉回开始时的游戏模式中,并出现极端的发展和变化。设想我们正身处原始丛林,周围的一切声响都那么陌生——枝条抽打的嗖嗖声、重物击打的声音、爆炸声、破裂声、其它奇怪东西的声音……这些在乐谱上也都有表示,这是一片$L̫VxnLE$L̫Vxn谱上还记录了肢体动作,要求演奏家同时也是一位演员、肢体语言大师,以及这片幻想森林中的地理探险家。六轨特殊音效的运用将这个声音空间扩张到极致。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阿尼•迪弗司在我们共同参与的探索中作出的努力,以及Max Brucker在实时音效部分作出的贡献。谨将此作品献给Arne Deforce。

 

4. 科托斯——大提琴与放大器版本(1977)

 

作曲:伊阿尼斯•泽纳基思
大提琴:阿尼•迪弗司

 

科托斯(Kottos)是罗斯托波维奇大提琴大赛的要求作品。克劳德‧塞缪尔1977年在法国拉罗谢尔创立本赛事。寇托斯是一首难度极高的作品,可以藉此一窥现代年轻大提琴家依然具备必要的演奏技巧及音乐表现力。

科托斯是天空之神乌拉诺斯(Ouranos)与大地之神盖亚(Gaea)所生的三巨人之一。每一个巨人都有100条手臂与50个头。他们曾与天神宙斯结盟,帮助他击败泰坦族;这个名称暗喻演奏这首作品需要的愤怒与精湛技巧。

泽纳基思利用演奏赋予的物理力量激发神话的戏剧张力。他在近乎无法弹奏的界在线写作,最终完成一首「无法弹奏」但并非「无法演奏」的大型触技曲。演奏者就像装备「弓」的神话战士,将战胜音符组成的格栏,舞动、跳跃并狂怒地敲击琴弦。演奏者手指与琴弓之间、左手与右手之间的动作彷若仔细安排的舞蹈设计,这种运动风格的演奏方式既是舞蹈的起点也是终点。精湛技巧就像一场经过「计算」的狂喜式灾难。

科托斯就像音乐中的野性力量,召唤大提琴中的野兽。琴弓借着拉扯、摩擦与劈砍将乐音从琴弦引出,每个音符在弓根激烈的变动,从敲击转为摩擦。泽纳基思在乐谱上写道:「总体来说,和声以外的声音不该是优美或一般意义上的动听,而是粗暴、刺耳又充满噪音。」演奏科托斯的人将超越自我并成为科托斯本身,释放压倒性的能量。

 

5. 黎明來臨──為大提琴與电子音乐而作(2006)

 

作曲:艾克特•帕拉

大提琴:阿尼•迪弗司

 

我对前卫物理学的新概念、雕刻(我在巴塞罗那定居时曾大量练习)与现代舞蹈的研究,以及最重要的一点–与那些对演奏新作品投注非凡热情的演奏家们的合作经验(如皮埃尔•施特劳赫),带领我在过去三年「雕凿」出更加锐利、多变的弦乐复调语言。它就像栩栩如生的场景由音乐内部涌出,戏剧与或喜剧的交互作用。在高潮部分,极度不规则的节奏与自然泛音位置上强力刺耳的音符互相融合,纤细的泛音划奏与紧密的颤音创造出频闪听觉效果。